服务内容        
最新案例
我所处理案例
社会焦点案例
  处理案例 网站首页>处理案例
改变你的交易习惯,为打官司保留足够的证据吧!
                

天津某福利化工厂与北京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

   天津市某福利化工厂与北京市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经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一审,及北京 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审结案,历时二年之久。

一方当事人:北京某公司  代理人:北京市致尚律师事务所律师 张显峰  (以下简称某公司)

另一方当事人:天津某福利化工厂,代理人:丁律师 (以下简称某工厂)

案情:

   天津某福利化工厂诉称:我公司于2001年起与北京某公司发生买卖业务关系。20023月签订买卖合同,依据该合同,我单位为解决北京某公司资金不足、支持生产向其出售聚醚200吨,某公司年底付款;合同期限自20023月至200212月,该期限供货超出200吨部分现款现货结算。自20022月至同年6月我单位共36次向某公司供货各种型号的聚醚248吨,货款200多万元某公司未予支付,有某公司收货欠条为证。同时,双方在该合同同时尚存聚醚买卖的其它业务关系。现要求某公司给付货款200多万元。

   某公司庭审辩称:对某工厂所述与事实不符,双方交易自2001年至2003年时持续发生的,双方随时收货,随时付款,不存在欠款事宜,认可某工厂出示的收条,但我公司已将该笔款项结清。故不同意某工厂要求给付货款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某工厂与某公司自2001年起发生聚醚产品的买卖关系,双方口头协商由某公司购买某工厂聚醚产品。20023月双方以书面形式签订协议书。协议书约定,为解决某公司资金不足、支持某公司的生产,某工厂同意将聚醚200吨付给某公司作为生产使用,此款项某公司保证年底前付清,超出200吨后某公司必须现款现货;协议期限自20023日至200212月。协议签订后,某工厂不定期将货物送至某公司。某公司在每次收到货物后由其收料人员给某工厂出具收条,双方采取不定期方式结算。结算时某公司给付某工厂支票或汇票,某工厂给付某公司增值税**。双方认可,结算时**与收条不是一一对应,是根据双方的口头协商每次结一定金额的货款。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某工厂出具了自20022月至同年6月间有某公司收货员签字的收条共36张,货物数量248吨,总价款为200多万元。某工厂以此证明某公司收到货物及所欠货款数额。某公司对36张收条的真实性及所载明的数额无异议,但辩称该36张收条所载明的货款已给付。某公司提交了某工厂给付的自20022月至同年6月期间的25张增值税**,记载金额为200多万元,某公司以此证明36张收条的货款已给付;某工厂对25**的真实性及所记载金额不持异议,但诉称,该25**是给付其它货物的款项,与36张收条没发生关系。在庭审中,双方对结算时某公司是否收回“收条”发生争执,某工厂诉称,结算时某公司已收回收条,某公司予以否认,双方对此均未能提供证据。因双方在法庭对所来往票据对帐,仍对事实有较大争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释明某工厂需对双方产生业务总量及总付款情况等来往帐目进行审计,限其在指定的期限内提出书面申请,并交纳审计费。某工厂在指定期限内未提交审计申请。

   一审法院认为,某工厂认为25张增值税**给付的系同期其它货物的货款,故某工厂应对同期其它货物负有举证责任。因双方系连续发生业务,在双方发生业务进行结算时,**与收条又不是一一对应关系,且经双方在法庭对帐,仍存在较大争议,故应对双方发生业务总量及总付款情况进行审计。经释明,某工厂拒不审计,致使无法查清双方所争议的事实,某工厂对此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故对于某工厂要求某公司给付货款的请求,因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驳回某工厂的诉讼请求。

   某工厂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北京市中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事实理由为:原审不当分配举证责任,无理地以“上诉人拒不同意审计”为由驳回起诉,实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上诉人无需证明25张增值税**给付是“其他货物”的货款,只要证明被上诉人欠款就足以支持上诉人主张的举证已全部完成且已穷尽。因为在“货款纠纷”或“欠款纠纷”中没有再比“欠款条”更具说服力的证据了。2、被上诉人提供的25张增值税**根本不能对应本案特定的36张欠条的货物、金额、品种均不一样。该25张增值税**的时间与36张欠条的供货时间大致是同期的,这与双方合同约定的“解决资金紧张、年底前付清”是矛盾的。3、上诉人根本没陈述过“拒不审计”而是同意审计但无力支付审计费,况且本案无须审计,民事证据要求优势原则,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但有绝对优势,而且是无懈可击。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上诉人提出的原审不当分配举证责任,上诉人无需证明25张增值税**给付的是“其他货物”的货款的上诉意见,某工厂提交了36张收条证明某公司已收到某工厂的货物,并据此要求给付货款,而某公司提交了25张同期增值税**,证明自己已向某工厂付款,现某工厂认为该25张增值税**给付的系同期其它货物的货款,故某工厂应对此负有举证责任。原审法院在组织双方对帐,仍存在较大争议的情况下,向某工厂释明,而在原审法院指定的期限内,某工厂未能交纳审计费用,所以某工厂对此应当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张律师说法:

    本案件一波三折,充分提示当事人在商品交易中,良好的交易习惯的重要性。

   **只有一个。还原**依赖的是诉讼各方提交的证据。不同的交易习惯导致了证据保留的完整程度的不同。

友情连接: 张显峰律师博客 |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 消费时代 | 众艺之家 | 首都律师 | 更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19号格纳斯大厦316
电话: 010-51266899(总机)  传真:010-64107123  邮编:100027 京ICP备13003712号
联系人:李先生 15901366211 张主任 13901329993   E-mail:zeesun@chinatoplaw.com service@chinatoplaw.com  技术支持:互联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