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内容        
最新案例
我所处理案例
社会焦点案例
  处理案例 网站首页>处理案例
生命无价!谁该为人的生命买单?

帕杰罗安全气囊未弹出司机死亡北京奔驰赔偿65万余元

作者: 一中宣    发布时间: 2008-11-03 13:47:08



     中国法院网讯
因为帕杰罗越野车撞上一棵大树,驾驶员位置的安全气囊没有弹出,刘先生终因伤重抢救无效死亡。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日前作出二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由生产上述越野车的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和销售商哈尔滨市粤港先锋汽车销售维修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刘女士、刘先生、张女士经济损失657274.76元。

    2006年7月6日19时20分许,原告刘刘女士的丈夫刘先生驾驶阿城市兴达化工有限公司帕杰罗小型越野车由哈尔滨市去往逊克县途中,当行驶到孙逊公路25公里附近急转弯处,因路况不熟,车辆驶出路外,与道路东侧杨树相撞,致使车辆严重损坏,正驾驶位置安全气囊未弹出,驾驶员刘先生庆经抢救无效死亡,副驾驶乘车人孙刚受伤。原告认为,该车发生严重碰撞后,方向盘断裂,但安全气囊未弹出,上述情节属于严重的产品质量缺陷。该缺陷是造成刘玉庆死亡的唯一原因。刘玉庆驾驶的帕杰罗小型越野车系由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生产,由哈尔滨市粤港先锋汽车销售有限公司销售。2005年8月8日,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奔驰公司,故北京奔驰公司应对涉案车辆的产品质量缺陷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要求北京奔驰公司按照《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规定》的要求,主动召回存在质量缺陷并因此给原告带来巨大伤害的汽车,并向原告赔礼道歉。起诉要求北京奔驰公司、哈尔滨粤港先锋公司支付死亡赔偿金80000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60610元,丧葬费及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其他费用18048元,医疗费、抢救费11206.76元,刘女士的误工费90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200000元,北京奔驰公司、哈尔滨粤港先锋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承担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为:汽车安全气囊目前在我国并无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根据帕杰罗速跑系列车型用户手册,驾驶员安全气囊和前排乘员安全气囊在车辆受到碰撞后未能在同一时刻爆开弹出且驾驶员安全气囊未弹出的事实,证明涉案车辆存在驾驶员安全气囊受到一定程度的碰撞未能弹出的缺陷,涉案车辆存在的该缺陷与驾驶员刘玉庆死亡的后果存在因果关系。涉案车辆系哈尔滨粤港先锋公司销售给阿城市兴达化工有限公司,该车由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生产,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已更名为北京奔驰公司。刘女士、刘先生、张女士要求北京奔驰公司、哈尔滨粤港先锋公司赔偿刘玉庆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失费等损失并承担连带责任,不违反法律规定,该院应予支持。产品责任侵权纠纷,产品的生产者应承担严格的举证责任,生产者只有证明其存在法定免责事由才能免责。北京奔驰公司及哈尔滨粤港先锋公司所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具有法定免责事由即涉案车辆在投入流通时,引起损害的缺陷尚不存在,即证明车辆投入流通时并无缺陷,亦不能证明涉案车辆存在对安全气囊进行改装、拆卸等情形。故该院对北京奔驰公司、哈尔滨粤港先锋公司的答辩意见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四十三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四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被告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哈尔滨市粤港先锋汽车销售维修有限公司赔偿原告刘女士、刘先生、张女士经济损失657274.76元(其中,刘先生的死亡赔偿金399560元,丧葬费18048元,被扶养人生活费30305元,医疗费4861.76元,刘女士误工费4500元,精神损失费20万元),被告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哈尔滨市粤港先锋汽车销售维修有限公司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责任。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判决后,北京奔驰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主要理由:一是原审法院对涉案车辆发生事故时气囊能否弹出的真正原因根本未查,对驾驶者刘先生是否系安全带的事实认定不清。二是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造成刘玉庆死亡的最根本原因是交通事故,是刘先生本人的违法行为,而不是安全气囊的质量问题。三是原审判决以副驾驶安全气囊打开乘员未死亡,直接推定驾驶位置气囊如打开驾驶员必生还的结论是错误的。

    北京一中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系产品质量侵权纠纷,所谓产品质量侵权,即产品的生产者或销售者因产品的缺陷而使消费者遭受人身或财产损害。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驾驶员安全气囊与前排乘员安全气囊应在同一时刻膨胀。而刘玉庆所驾驶的车辆前排乘员安全气囊已膨胀,而驾驶员气囊未弹出,说明涉案车辆存在缺陷,未能发挥保护作用。前排乘员安全气囊打开乘员仅受伤,而刘玉庆所在驾驶员位置上的安全气囊未打开致刘先生死亡,说明缺陷产品与刘玉庆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故该车辆生产者或销售者理应赔偿受害人因此而造成的损失。

    产品质量侵权纠纷对产品的生产者实行严格的无过错责任。本案中,安全气囊在引爆条件成立的情况下未弹出,足以证明引起损害的缺陷是存在的。按照产品质量法的规定,只要产品客观上存在缺陷,给使用者造成了人身或财产损害,除有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外,不论产品生产者是否有过错,都要承担赔偿责任,即北京奔驰公司必须有法定免责事由方能不承担赔偿责任。北京奔驰公司认为缺陷是车辆使用者不正当使用所致,并申请鉴定。本院认为,事故发生后,被上诉人刘女士已及时通知北京奔驰公司,北京奔驰公司派技术人员到现场进行了初步检查。在原审审理中,北京奔驰公司提供了涉案车辆的维修记录,但从维修记录中也无法反映出该车辆的维修与安全气囊不能引爆存在因果关系,北京奔驰公司亦不能证明涉案车辆存在对安全气囊的私自改装、拆卸等情形,因此,北京奔驰公司无证据证明车辆使用者不正当使用该车辆。关于鉴定问题,因双方当事人均非涉案车辆的所有人及长期占有使用人,在诉讼中未能提供出车辆的具体下落,使鉴定成为不能。现北京奔驰公司坚持其上诉理由和要求,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根据被上诉人的合理经济损失,判令北京奔驰公司、哈尔滨粤港先锋公司予以赔偿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原判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附件1民事起诉状


 民事起诉状 

原告: 刘女士,女,汉族,1970年2月15日出生,

原告:刘先生,男,汉族,78岁,住文登市张家产镇小关庄村 。电话同上

原告:张女士,女 ,汉族,78岁,住文登市张家产镇小关庄村 。电话同上

被告: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

住所地:北京市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博兴路8号

电话: 87605858

被告 :哈尔滨市粤港先锋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住所地: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红旗大街289号

电话:0451- 84366199  82363933

案由:汽车质量侵权纠纷

 

 

诉讼请求

1、令被告支付死亡赔偿金800000元(按照刘先生年收入的20%计算20年,40000×20=800000万),被抚养人生活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计算,75周岁的计算5年,2人计算10年。6061×10=60610元,丧葬费及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其他费用18048元(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计算6个月。3008×6=18048),刘女士处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9000元,合计887658元。

2、支付原告精神损害赔偿金200000元;

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和理由

2006年7月6日19时20分许,原告刘女士的丈夫驾驶阿城市兴达化工有限公司黑L93827号帕杰罗小型越野车由哈尔滨市去往逊克县途中,当行驶到孙逊公路25公里附近急转弯处,因路况不熟,车辆驶出路外,与道路东侧杨树相撞,致使车辆严重损坏,方向盘断裂,正驾驶位置安全气囊未弹出,副驾位置安全气囊弹出。驾驶员刘先生经抢救无效死亡,副驾乘车人孙先生受伤。

原告认为,该车发生严重碰撞后,方向盘断裂,但安全气囊未弹出,上述情节属于严重的产品质量缺陷。该缺陷是造成刘先生死亡的唯一原因。

刘先生驾驶的L93827号帕杰罗小型越野车系由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生产,由被告哈尔滨市粤港先锋汽车销售有限公司销售的。2005年8月8日,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故本案被告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应当对涉案车辆的产品质量缺陷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作为刘先生的继承人多次与被告就汽车产品质量侵权赔偿事宜进行协商,赔偿金额未达成一致。原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08条之规定,诉请贵院,请求依法公断,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原告同时要求:本案被告应当按照《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规定》的要求,主动召回存在质量缺陷并因此给原告带来巨大伤害的汽车,并向原告赔礼道歉。原告同时呼吁被告对已经销售到社会上存在质量隐患的同类型车辆全部召回。

此致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

2007年 7月2日

附件2   一审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我受北京市致尚律师事务所指派,接受刘女士、刘先生、张女士委托,担任其与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质量侵权案件诉讼代理人发表律师意见如下。

1、被告的产品存在违法性,原告损害事实存在、被告产品的违法行为与原告损害事实之间具备因果关系,

1)气囊未能按照说明书指示的情况弹出打开,被告所称气囊打开的例外情况缺乏合理性,因此不能免责

2)受害人因为车祸致死

3)孙吴县法医鉴定所鉴定书明确描述:死者系生前(因车祸)胸腹部受钝性物体作用致脾脏肝脏破裂出血而死。这明显是因为安全气囊未能打开导致的。

交警队的证明确认涉案车辆正前方受到严重撞击,原告同时提交了涉案车辆损坏的照片为证,而驾驶座的气囊未适时弹出,这就构成了证明涉案车辆存在缺陷的表面证据,法院应当确认此项事实。

原告已经就此完成举证责任。

2、本案作为特殊侵权案例,应当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

产品侵权是一种特殊侵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4条第6项规定:“因缺陷产品置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产品的生产者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承担举证责任”
    气囊未弹出是本案的基本事实,上述事实构成涉案车辆存在缺陷的表面证据。产品责任侵权是一种特殊的侵权行为,受害人在该种侵权纠纷中处于劣势地位,其举证能力极其有限,因此我国法律对生产者规定了严格责任的归责原则,同时对受害人证明程度的要求也具有特殊性。具体到本案,原告仅需承担初步证明其诉讼请求符合侵权行为构成要件的责任。另一方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被告应证明涉案车辆在投入流通时,引起损害的缺陷尚不存在。该证明责任实际上包括两个方面,即被告必须证明涉案车辆在投入流通时并无缺陷,以及受害者死亡并非由争议的缺陷造成。否则就应该承担产品侵权责任,而原告在证明程度上仅承担初步的证明责任。

3、被告不能证明向原告出具了使用说明书和《用户手册》。不能证明其履行了任何对于产品使用风险的告知义务。

4、被告不能对说明书或使用手册中对于气囊使用的例外情况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证明其关于撞击后不能打开的合理性。

《质量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本法所称缺陷,是指产品存在危及人身、他人财产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险;产品有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是指不符合该标准。

原告认为,被告对于气囊在若干情况下不能打开的解释缺乏合理性,因此气囊不能打开属于质量法所述“产品存在危及人身、他人财产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险”

被告证据四第9页就其所述汽车“撞树”情况下气囊可能不弹出的原因解释为:“对于某些情况的正面碰撞,车身结构能吸收冲击能量,以保护乘员不受伤害”,但本案中,事故汽车根本没有在气囊未打开情况下保护乘员安全,与用户手册的承诺完全不符,因此原告认为安全气囊的缺陷属于明显的“不合理的危险”。另外,被告并未明确正面碰撞的角度范围,且被告不能证明涉案车辆车头的碰撞不属于正面范围。被告不能证明事故中涉案车辆车头受到的撞击并未达到用户手册标明的25公里/小时的撞击速度的程度,因此被告不得以此作为抗辩理由。

5、在遭受同等情况撞击时,副驾驶座孙刚由于气囊打开生命安全得到保护,从侧面证明正驾驶位气囊未打开是受害者致死的直接原因,也证明正驾驶座的气囊存在缺陷。

6、事故汽车方向盘断裂,充分说明事故发生时车辆遭受正面撞击的强烈程度,在此情况下,气囊完全符合弹出打开的条件。同时,该断裂也充分证明事故汽车的缺陷之严重。

7、原告认为,法庭应当直接认定被告侵权行为成立,而不应当通过对于气囊的质量鉴定来确认产品缺陷的存在,理由为:

(1)被告不能提交安全气囊的企业标准,没有生产依据,违反国家强制性规定,属于明显的质量缺陷。

被告未能对事故车上安装的气囊出具汽车出厂日2003年9月5日之前的企业标准及按企业标准检验合格的报告,违反了《工业产品质量责任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实施条例》。

《工业产品质量责任条例》第七条第(4)项规定:没有产品质量标准、未经质量检验机构检验的产品不准生产和销售。《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实施条例》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企业生产的产品没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和地方标准的,应当制定相应的企业标准,作为组织生产的依据。

我国目前尚无气囊产品的产品标准,只有气囊部件的实验标准,也缺乏行业标准和地方标准,所以如果被告不能提供事故车上安装的气囊的企业标准及按企业标准检验合格的报告,违反了上述条例。上述条例是由国务院颁布的,有强制力。

(2)按照《民事诉讼法》证据规则,被告应当自行举证证明在产品投放市场时质量缺陷不存在,而不应当依靠滞后的鉴定来做出解释。

(3)按照法律规定,现有汽车质量检验鉴定机构没有合法授权,其鉴定结果不具有证明力。

国内汽车气囊鉴定机构均未能取得法定授权,因此该等鉴定合法性值得质疑,原告不同意鉴定。

《质量法》第十九条规定:产品质量检验机构必须具备相应的检测条件和能力,经省级以上人民政府产品质量监督部门或者其授权的部门考核合格后,方可承担产品质量检验工作。法律、行政法规对产品质量检验机构另有规定的,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执行。

《质量法》第四十八条规定:仲裁机构或者人民法院可以委托本法第十九条规定的产品质量检验机构,对有关产品质量进行检验。

但是,根据《汽车质量监督检验和新产品鉴定试验机构暂行管理办法》的规定,国内尚无具备资质的气囊检测机构。

另外,根据《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试行)》,汽车气囊鉴定机构不在此列。

(国家轿车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副总工程师、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博士研究生导师,朱西产博士在2002年4月30日接受《中国汽车报》采访时,对汽车质量鉴定检测机构缺乏法定授权的现状表示了同样的看法。)

(4)鉴于被告不能提供安全气囊的企业标准,更无国家标准,无参照系,事实上该鉴定无法完成。

综上所述,原告认为被告产品构成严重的质量侵权,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同时向法庭提交与本案事实高度雷同的奔驰汽车安全气囊质量侵权赔偿判例,以供法庭参考。

 

代理人:北京市致尚律师事务所

张显峰律师 李春艳律师

2007-8-24

附件3    二审代理词

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我们受北京市致尚律师事务所指派,接受被上诉人刘女士、刘先生、张女士的委托,担任其与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质量侵权案件诉讼代理人发表律师意见如下。

 

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判决正确,恳请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驳回上诉人北京奔驰-戴姆勒.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1、根据本案的事实情况,上诉人依法完成举证责任,理由如下:

上诉人的产品存在违法性,受害人死亡的损害事实存在、上诉人产品的违法性与受害人损害事实之间具备因果关系,

1)气囊未能按照说明书指示的情况适时弹出打开,说明书所称气囊打开的例外情况缺乏合理性,因此不能免责。

2)受害人刘先生因为车祸致死。

3)孙吴县法医鉴定所鉴定书明确描述:死者系生前(因车祸)胸腹部受钝性物体作用致脾脏肝脏破裂出血而死。这明显是因为安全气囊未能打开导致的。

交警队的证明确认涉案车辆正前方受到严重撞击,被上诉人同时提交了涉案车辆损坏的照片为证,而驾驶座的气囊未适时弹出,这就构成了证明涉案车辆存在缺陷的表面证据,一审法院就此确认此项事实,完全正确。

2、本案作为特殊侵权纠纷,根据法律规定,应当由上诉人承担举证责任。

产品质量侵权是一种特殊侵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4条第6项规定:“因缺陷产品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产品的生产者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承担举证责任”
    气囊未弹出是本案的基本事实,上述事实构成涉案车辆存在缺陷的表面证据。产品责任侵权是一种特殊的侵权行为,受害人在该侵权纠纷中处于劣势地位,其举证能力极其有限,因此我国法律对生产者规定了严格责任的归责原则,同时对受害人证明程度的要求也具有特殊性。具体到本案,被上诉人仅需承担初步证明其诉讼请求符合侵权行为构成要件的责任,举证责任即告完成。另一方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上诉人应证明涉案车辆在投入流通时,引起损害的缺陷尚不存在。该证明责任实际上包括两个方面,即上诉人必须证明涉案车辆在投入流通时并无缺陷,以及受害者死亡并非由争议的缺陷造成,否则就应该承担产品侵权责任。

在事故车辆遭受同等情况撞击时,副驾驶座孙先生由于气囊打开生命安全得到保护,从侧面证明正驾驶位气囊未打开是受害者致死的直接原因,也证明正驾驶座的气囊存在缺陷。事故汽车方向盘断裂,充分说明事故发生时车辆遭受正面撞击的强烈程度,在此情况下,气囊完全符合弹出打开的条件。同时,该断裂也充分证明事故汽车的缺陷之严重。

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四第9页就其所述汽车“撞树”情况下气囊可能不弹出的原因解释为:“对于某些情况的正面碰撞,车身结构能吸收冲击能量,以保护乘员不受伤害”,但本案中,事故汽车根本没有在气囊未打开情况下保护乘员安全,与用户手册的承诺完全不符,因此被上诉人认为安全气囊的缺陷属于明显的“不合理的危险”。另外,上诉人并未明确正面碰撞的角度范围,且不能证明涉案车辆车头的碰撞不属于正面范围。其不能证明事故中涉案车辆车头受到的撞击并未达到用户手册标明的25公里/小时的撞击速度的程度,因此上诉人不得以此作为抗辩理由。

 

根据《产品质量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本法所称缺陷,是指产品存在危及人身、他人财产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险;产品有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是指不符合该标准。上诉人对于气囊在若干情况下不能打开的解释缺乏合理性,因此气囊不能打开属于质量法所述“产品存在危及人身、他人财产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险”。

二、被上诉人认为,一审法庭直接认定上诉人的侵权行为成立,没有同意上诉人请求通过对于气囊的质量鉴定来确认产品缺陷的存在,理由正确:

1、上诉人不能提交安全气囊的企业标准,没有生产依据,违反国家强制性规定,属于明显的质量缺陷。上诉人未能对事故车上安装的气囊出具汽车出厂日2003年9月5日之前的企业标准及按企业标准检验合格的报告,违反了《工业产品质量责任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实施条例》。《工业产品质量责任条例》第七条第(4)项规定:没有产品质量标准、未经质量检验机构检验的产品不准生产和销售。《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实施条例》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企业生产的产品没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和地方标准的,应当制定相应的企业标准,作为组织生产的依据。

我国目前尚无气囊产品的产品标准,只有气囊部件的实验标准,也缺乏行业标准和地方标准,而上诉人不能提供事故车上安装的气囊的企业标准及按企业标准检验合格的报告,本身就是违反了国家法律的强制性的规定。

2、按照《民事诉讼法》及证据规则的相关规定,上诉人应当自行举证证明在产品投放市场时质量缺陷不存在,而不应当依靠滞后的鉴定来做出解释。

3、《产品质量法》第十九条规定:产品质量检验机构必须具备相应的检测条件和能力,经省级以上人民政府产品质量监督部门或者其授权的部门考核合格后,方可承担产品质量检验工作。目前,国内汽车气囊鉴定机构均未能取得法定授权。根据《汽车质量监督检验和新产品鉴定试验机构暂行管理办法》的规定,国内尚无具备相关资质的气囊检测机构。根据《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试行)》,汽车气囊鉴定机构不在此列。

4、鉴于上诉人不能提供安全气囊的企业标准,更无国家标准,无参照系,事实上该鉴定无法完成。

综上,一审法院没有同意上诉人的鉴定申请是正确的,体现了法律的公正。

 

三、上诉人产品构成严重的质量侵权,造成受害人死亡的事实,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受害人是家中独子,父母也是近80岁的老人,再多的精神损害赔偿金也难以弥补上诉人的丧子之痛。故代理人认为一审判决认定的精神损害赔偿金数额适当,符合法律的规定。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请二审法院查明事实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依法维持原判。

以上代理意见供贵院参考并采纳!

 

代理人:北京市致尚律师事务所

张显峰律师

李春艳律师

2008-3-4

附件4   原告提供的证据目录

 

 

原告提供的证据目录

 

证据一:刘先生的死亡证明书一份。

证明内容:刘先生于2006年7月6日因交通事故肝脏、脾脏大出血死亡。

 

证据二:结婚证复印件一份;

证明内容:原告刘女士和死者刘先生系夫妻关系。

 

证据三:村委会证明及刘先生父母的身份证明。

证明内容:村委会的证据证明死者刘先生是原告刘先生、张女士的唯一的孩子;身份证证明原告刘先生、张女士的身份情况。

 

证据四:孙吴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出具的证明一份。

证明内容:证明交通事故的发生以及事故后车辆、驾驶员及乘车人的状况。

 

证据五:黑龙江省孙吴县法医鉴定所的鉴定书一份。

证明内容:证明刘先生死亡原因是车祸导致脾脏、肝脏破裂大出血而死。

 

证据六:两份收入证明。

证明内容:死者刘先生和原告刘女士的收入情况。

 

证据七:购车发票

证明内容:事故车辆(黑L93827)的销售商是本案的第二被告哈尔滨市粤港先锋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证据八:事故车辆(黑L93827)质量保证手册一份。

证明内容:本案的事故车辆(黑L93827帕杰罗)系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生产及车辆的保修情况。

 

证据九:事故车辆(黑L93827)机动车行驶证正副页

证明内容:事故车辆(黑L93827)的基本情况。

 

证据十:第一被告给原告出具的说明一份。

证明内容:原告和第一被告多次协商,达不成一致。

友情连接: 张显峰律师博客 |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 消费时代 | 众艺之家 | 首都律师 | 更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19号格纳斯大厦316
电话: 010-51266899(总机)  传真:010-64107123  邮编:100027 京ICP备13003712号
联系人:李先生 15901366211 张主任 13901329993   E-mail:zeesun@chinatoplaw.com service@chinatoplaw.com  技术支持:互联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