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内容        
最新案例
我所处理案例
社会焦点案例
  焦点案例 网站首页>焦点案例
韩寒状告方舟子

    引:1月15日,麦田在博客发表《人造韩寒》一文,认为韩寒的公共知识分子形象,是他父亲韩仁均和出版人路金波“人造”和“包装”的结果,引发强烈关注。16日,韩寒在博客中高调回应,表示如果有人可以证明韩寒的文章是别人代笔,奖励人民币2000万元。18日起,著名打假斗士方舟子加入论战。随后韩寒宣布将起诉方舟子侵犯名誉权。这起由网络引发的“代笔”之战由于主角的名人效应引起网民强烈关注。这起案件本身并不复杂,但网络名誉权纠纷的频发,应当引起人们对网络私权的足够重视。
 “人造韩寒”掀起轩然大波
   1月15日,麦田在博客发表《人造韩寒》一文,认为韩寒的公共知识分子形象,是他父亲韩仁均和出版人路金波“人造”和“包装”的结果,引发强烈关注。16日,韩寒在博客中高调回应,表示如果有人可以证明韩寒的文章是别人代笔,奖励人民币2000万元。影星范冰冰则再出2000万表示“力挺”韩寒。18日起,著名打假斗士方舟子加入论战。27日,方舟子发表长篇微博《新的一季开始了:“天才”韩寒作品《求医》分析》,文章认为,“韩寒参赛作品《求医》所写其实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或更早)的一位肝炎患者在一家小医院的求医经历,而不是韩寒作为疥疮患者在1999年的大医院的求医经历。作者的身份,更像是1977年考上华东师大中文系,又因肝炎退学的韩仁均(韩寒之父)。”而挑起这场论战的麦田,先是发出声明,表示因证据不足向韩寒父子道歉,然而几天后,又突然“反悔”表示坚决应诉。

  此外,网上还出现一个很牛技术帖,一篇叫作《文体学和韩寒作品分析》的文章,用列表、二维图“文体学”的专业名词,铆足了科学神探的派头,分析了韩寒、韩仁均、郭敬明和南派三叔文章里“的”、“得”、“地”的出现频率,得出结论:韩寒父子的文字风格差不多。

  1月25日下午3点多,韩寒用“亭林镇独唱团”账号出现在微博上,对“代笔说”表示否认,并于25日凌晨再次在其博客上公布了当年《三重门》所有手稿。据韩寒在其博客上介绍,《三重门》定稿整整400多页,加上初稿和修改稿一共超过800页,接近40万字。他说:“17岁的我为了这本书,花费了整整一年多,也荒废了学业,白天到深夜、课内到课外不停地写。我至今所有的荣誉都是因为这本书而开始。虽然这本书在现在看来多有幼稚和卖弄。”27日下午,“亭林镇独唱团”转发了韩爸韩仁均的一篇文章《说说我自己》,韩爸试图描述“真实平凡的我”,摆脱之前被扣上的能人形象。韩寒则发了一篇博文,说听到父亲特地写了这个文章想让事情弄清楚,觉得“特别的凄凉”。


质疑韩寒应持什么尺度

  记者查阅方舟子博客,发现从18日到30日,方舟子发表了十几篇文章,从各个方面对韩寒进行了质疑。包括质疑代笔:“韩寒自称熟读钱钟书,却不知道《书店》一文关于幽默的说法其实是抄自钱钟书的《笑》。”质疑写作能力:“我们可以看出规律:在没有外人监督、有可能代笔或作弊的情况下(例如投稿),韩寒的作品就能表现出高于一般人的文学水平,会被认为出自成年人之手;而在课堂上,在和别人一起参加考试时,他的写作才能神秘地消失了,作文甚至拖了他的分数。”质疑说谎:“你前后供述对不上、和你父亲供述对不上的,都是涉及你的人生重大事件的问题(新概念作文大赛、《三重门》的写作、语文成绩的好坏等等),岂是‘无关大局的小问题’?”质疑文史水平:“既然《三重门》的书名取自‘王天下有三重焉’,那么‘重’就应该读作zhong,《三重门》应该读做‘三众门’。然而,韩寒在接受采访时,却把《三重门》读做‘三虫门’。”

  很显然,根据方舟子这些文章的论述,只能说是怀疑,或者说“质疑”,但无法得出确凿的结论,表明韩寒确实是“人造神话”。对此,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何平说,方舟子的质疑如果针对的“人造神话”是“文学上”,那么现在讨论的只是“谁写”这个事实真伪层面的,而非“写得如何”这个审美层面。但同样的真伪之争,方舟子在质疑唐骏文凭的时候,可以用一条严密的证据链条来加以论证,事实本身当然“非黑即白”。但这种方式用在韩寒作品“谁写”这个问题上,可能就会产生判断的偏差。因为,“文学的写作,既可以是经验中的,也可以是想象中的,加之传媒在塑造韩寒过程中的‘有意的片面’,我们不能要求作家的艺术性创作和事实一一对应。”而且,对写作者来说,“很多细节的回顾与把握,乃至于很多描述性、评论性的文字,很难进行精确细微的‘考证’。”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何平对方舟子质疑韩寒的推理方式是否精准有效持保留意见。

  “不过,这并不代表韩寒不能质疑。”何平强调,“方舟子对韩寒的跨界质疑是不应该被网络口水淹没的。韩寒可以讨论,关键是用怎样的标准和尺度来讨论。”何平进一步说,评价韩寒,最起码还有两把尺度。一个是“文学的尺度”,韩寒首先是一个青年作家,但无论是文学界,还是社会各界,有多少人广泛深入阅读、研究过韩寒的作品,并对其文学能力作出令人信服的判断?“事实上,很多人都是从想象乃至道听途说来谈论作为作家的韩寒的,这样怎么能够正确评价‘文学’的韩寒?”另一个尺度是“公共知识分子的尺度”。很多人把韩寒当作公共知识分子,韩寒作为一个80后,长期以来关注现实,关注社会,这些都值得肯定。然而如何正确理解“公共知识分子”身份,是什么样的社会文化氛围造就了韩寒的“公共知识分子”现象,这些都值得深刻探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方舟子在跨界之余,其实也体现了文学界、知识界在某些问题上的缺席与失语。韩寒不是单一的个体,这场论战,如果能够纳入正确轨道,从教育、文学、文化、社会等各方面深入反思我们这个时代、这个社会各方面的问题,那就能够收获正面的效果。”


文化论争是“求真”而非“争胜”

  半个月的论战,双方的火药味都很浓,由于缺乏确凿证据,80%的网友站在韩寒一边。那么,方舟子有没有权利在公共空间质疑韩寒?南京律师崔武说,韩寒和方舟子都是公众人物。既然是公众人物,那就有接受公众质疑的义务。在这场论战中,方舟子当然有权利质疑韩寒,不过,如果论据不足,“就不能轻易下结论”。崔武强调,我们提倡相对的“合理质疑”。不过,质疑之后,还需要“小心求证”,而被质疑者也可以从各个方面加以回应。这样,才能让双方之间的话语权达到平衡。一种宽松的语言环境,才能够让双方的论战得以充分展现,从而进一步澄清事实,给公众提供合理的判断根据,并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另外,韩寒准备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这也是一个重要的手段,双方可以在法庭上,通过各种辩论、举证,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韩寒整理千页资料状告方舟子要求道歉赔偿10万元

  近日,方舟子质疑韩寒之父代笔为子写作,与韩寒展开隔空骂战。昨日是春节后的首个工作日,韩寒委托律师,就方舟子对其名誉造成损害事宜,在上海提起法律诉讼,要求方舟子公开更正、道歉,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同时,韩寒整理了1000页资料准备进行司法鉴定,证明自己无“代笔作弊”行为。方舟子不甘示弱,表示会接招应战,把分析文章继续写下去。


起诉


韩寒整理手稿进行司法鉴定

  1月19日至28日,方舟子在微博连续发表《造谣者韩寒》《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韩寒的悬赏闹剧》《“天才”韩寒的写作能力》《“天才”韩寒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之谜》《“天才”韩寒创作之谜》《“天才”韩寒作品分析》等文章,以及转发、评论若干他人文章,指出韩寒作品有“代笔”等嫌疑。

  面对质疑,韩寒此前只是通过博客文章等网络方式回应。韩寒的出版人路金波透露,韩寒当天已委托律师,就方舟子通过互联网“质疑韩寒代笔”其间造谣、对韩寒名誉造成损害事宜,在上海提起法律诉讼。韩寒整理了1997—2000年间的手稿、通信、素材本等资料,合计约1000页,这些资料将进行公证和司法鉴定。韩寒认为,这些资料足以证明包括《求医》《书店》《杯中窥人》《三重门》等均为自己独立创作。韩寒还举证部分相干人员,证明写作过程及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无“代笔”“作弊”行为。

  韩寒也于昨日凌晨3时51分写下“呈堂证供”的博客文章,称“可由法院帮我认定一下手稿和当年文章的笔记,我的每篇文章每个段落都由我亲笔写出。我也庆幸我留下了手稿。我在学校里创作的时候有一些同学可以作证。”


“始作俑者”麦田也成被告

  韩寒和方舟子的“骂战”,始于1月15日网友“麦田”(IT界名博主)在新浪博客撰写的《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的博文。虽然麦田早在春节前发表道歉声明,但仍未逃过被推上被告席的命运。

  昨日,接受韩寒委托的律师,也受理了萌芽杂志社李其纲先生诉“麦田”名誉侵权案的委托。对此,麦田在微博发出声明回应,一反此前的低姿态,他称自己将“重新开始质疑韩寒”。他表示,对于《人造韩寒》中涉及李其纲的内容,此前自己曾特别公开道歉并删文处理,即使在“韩寒恶毒辱骂”的情况下自己仍做出道歉的姿态,熟料仍听说李其纲将对自己提出告诉。“春节前出于各位师友建议,加上证据不足,本着厚道之心,即使韩寒恶毒辱骂,我还是向韩寒韩仁均李其纲道歉,并获得他们接受。”对于被推上被告席,麦田称这是一种“如此反复,悖乎情理,欺人太甚”的行为,自己将坦然面对,并将继续质疑韩寒。他还质疑有人借此炒作,表示“树欲静而风不止!如果法院受理,我将积极应诉并且反诉。绝不和解!”


态度


方舟子:别想借官司让我住口

  获悉被起诉,方舟子并未就此“退下”。昨日下午,他写下长文《点评韩寒及其父亲的回应》。针对韩寒此前在《我的父亲韩仁均的以及他的作品》中谈到“加害者像个原告一样大摇大摆”,方舟子指出,当初是韩寒悬赏2000万寻找代笔,自己才介入“帮你们找,怎么现在我倒成了加害者了”,并称“你重金悬赏别人加害你啊?现在还要去起诉帮你找代笔的人,你真好意思啊”。

  方舟子接受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起诉)是他的权利,但不妨碍我继续分析他的文章。”虽然文章语气强烈,但方舟子接受采访时话语平和,显得非常淡定。对于诉讼,他称交由律师处理,不会放在心上。“想通过打官司的方式让我住口是不可能的事。我想写得越多,大家越会明白是怎么回事。”对于官司胜算几何,他说,“不太好说。如果是公正的法庭,应该我赢才对。上海是韩寒的老家,韩寒若能在上海告赢也在意料之中。”他称如果输了,并不代表自己的质疑不成立,“质疑能不能成立,应该仔细看我的分析文章。”


路金波:官司胜算至少八九成

  昨日下午,路金波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对于此前已接受麦田道歉,如今却起诉他,路金波有些无奈,“法律上来讲,事件因其而起,麦田和方舟子的事情有一个先后关系。”他说,对麦田的起诉不存在情感方面的反复。

  对于起诉方舟子,路金波在博客表示,“方舟子在质疑过程中多次使用明显歪曲的事实,多次进行误导的推理,得出与真实情况完全相反的结论,并大肆传播,造成对韩寒名誉权和财产权利的严重侵犯……”方舟子在微博表示“网上才是主战场”,路金波反驳,“你的‘主战场’无非是一小块虚拟的网络空间。别人的战场,却可能是每一立方米的物理空间。真正的主战场,在人的心里。”

  他说,“起诉只是想找个稍微正式的地方和你(方舟子)‘当面对质’。若胜诉,钱自然另作公益用。”他透露,“方舟子对韩父(韩仁钧)为儿代笔的说法,我们能百分百作出自证”。而方舟子、麦田对韩寒的质疑是正常的言论监督,还是故意虚构事实,需要法院定夺其行为是否已构成诽谤。对于官司能否胜诉,路金波表示“有八九成把握!”


○链接


韩寒首当原告 老方“千锤百炼”

  龙年第一个工作日,韩寒首当原告打官司。这是韩寒第三场官司,前两次他都是被告:2006年,高晓松指韩寒《三重门》未经许可采用其《青春无悔》的歌词将其告上法庭;同年,一出版公司指韩寒交付的书稿不合要求而上法庭讨要40万元预付稿费。反观此次的对手方舟子,过去十年“打假”已打了13场官司,韩寒这场算第14场。方既是一个“打假斗士”,又是一个官司老手。两人各有名气,各有拥趸,各擅胜场,是非曲直,看来只有法院能给个“公道”了。

友情连接: 张显峰律师博客 |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 消费时代 | 众艺之家 | 首都律师 | 更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19号格纳斯大厦316
电话: 010-51266899(总机)  传真:010-64107123  邮编:100027 京ICP备13003712号
联系人:李先生 15901366211 张主任 13901329993   E-mail:zeesun@chinatoplaw.com service@chinatoplaw.com  技术支持:互联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