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内容        
最新案例
我所处理案例
社会焦点案例
  经典案例 网站首页>经典案例
北京某家具公司与上海某家居市场管理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二审

编者按:又要去上海开庭了!这让我想起春节前在上海办结的一个案件。终审后,法官跟我说,你这个案件,我们准备作为经典案例向上报!案子代理得很艰苦,能赢当然很欣慰。应当承认普陀法院的一审判决写得真好,我很少夸法官,这次是真心的。

              北京市致尚律师事务所   张显峰

 

民事起诉书

原告:北京某家具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黄庄51号(平房)

法定代表人:陈道华       职务:总经理

电话:13901329993(张显峰)

 

被告:上海某家居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铜川路185号

法定代表人:王华        职务:经理

电话:021-62247696

 

案由:租赁合同纠纷

 

诉讼请求:1、请求确认双方签订的展位租赁合同解除;

          2、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70000元。其中家具展品货值损失 410000 元,灯饰损失60000元。

 

事实和理由  

    从2006年开始,原告一直租赁被告位于铜川路185号的展厅展位用于家居展出销售。2008年 3月,由被告提议,被告与原告重新签订了展位租赁合同,约定将原告租赁面积扩大,扩大后的展位实际面积785.70平方米,合同面积903.56平方米,租期为2008年4月1日至2010年3月21日,租金单价为80元/平方米/月,装修免租期1月。租金支付方式为:第一、二次按季度支付,第三次按5个月支付。合同签订后,原告如约履行合同,交付了261415元租金和杂费,除租金外的各项杂费均按年度收取。并将价值 410000 元的展品运入展厅进行展示销售。按照行业惯例,展厅的展品为样品,客户在展厅看样签订合同后,原告从厂家或仓库直接发货给客户。

   在合同履行过程中,由于被告对展馆持续进行调整,原告无法在展馆场地内进行装修和经营活动,原告迟至2008年5月1日才进入该展馆场地,再经过1个月装修期后,原告于2008年6月开始实际经营使用。被告对此事实经过予以确认。

2008年10月初,被告以展厅再次调整为由,突然提出与原告解除上述租赁合同,并对被告展位停止供电,导致原告根本无法经营。在多次交涉无果后,原告被迫同意被告解除合同的要求,鉴于原告在新合同签订后实际使用展厅的起始日为5月1日,双方确认从该日起计算免租期。之后被告向原告提交了一份退场报告,该报告确认原告的应计租期为4个月,即2008年6到9月,应交纳的租金杂费等费用合计为307460元,其中租金289140元,消防器材费800元,市场管理费1800元,空调费15000元,联防费720元。上述金额与原告已经交付租金261415元冲抵后多退少补,双方的账务即可清结。

    但是,在原告接受了被告的退场报告,双方达成上述解除合同的合意后,被告反悔要求原告多交纳一个月的租金,即按照5个月租期计算租金费用。原告认为,合同解除是由于被告单方违约解除造成的,所以被告才书面承诺原告无需承担所谓的违约金,同时,被告已经确认原告使用场馆的起始日为2008年5月1日,截至日为9月底,其间扣除一个月装修免租期,被告就此已经确认原告的租赁计费期间为4个月。被告反悔,要求原告多支付一个月租金不具备合同依据和事实依据。在原告拒绝按照被告的无理要求进行结算后,被告除拒不恢复供电外,竟然扣留原告的家具展品和饰品展品,阻止原告将昂贵的展厅灯饰拆走,并在未告知原告的情况下,将原告的展品私自销售,造成原告的财产损失。

    原告认为,被告的上述行为违反了合同的约定,违背了合同法和物权法的相关规定,侵犯了原告的合同权益和财产权益。原告根据民事诉讼法108条的规定,诉至法院请求保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此致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北京某家具有限公司

                                       2009年9月3日

         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9)普民三(民)初字第2687

原告某家具公司,住所某地法定代表人陈某,委托代理人张显峰律师

被告上海某家居市场经营管理公司,住所上海市普陀区某地法定代表人王某

原告某家具公司与被告某家具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某家具公司的委托代理张显峰、刘新伟,被告上海某家具市场经营管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练某、奚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某家具公司诉称:自2006年起,原告一直租赁被告位于铜川路185号展厅展位用于家居展出销售。20083月,双方重新签订了展位租赁合同,约定将原告租赁面积扩大,租期为200841日至2010331日,租金第一、二次按季度支付,第三次按5个月支付。合同签订后,原告如约履行合同,交付了人民币261415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租金和杂费,并将价值417642元的展品运入展厅进行展示销售。按行业惯例,展厅内的展品为样品,客户在展厅看样签订合同后,原告从厂家或仓库直接发货给客户。合同履行过程中,由于被告对展馆持续进行调整,原告无法在展馆场地内进行装修和经营活动,原告至200851日进入展馆场地,再经一个月装修期后,同年6月开始实际经营使用。200810月,被告以展厅再次调整为由,突然提出与原告解除上述租赁合同,并对原告展位停止供电,导致原告无法经营。多次交涉无果后,原告被迫只能同意被告解除合同的要求。双方确认从实际使用之日即200851日起计算免租期。之后,被告向原告提交一份退场报告,其中确认原告的应计租期为4个月,即20086月到9月,应交纳的租金杂费等费用合计307460元,其中租金289140元,消防器材费800元,市场管理费1800元,空调费15000元,联防费720元。上述金额与原告已经支付租金261415元冲抵后多退少补,双方账目即可结清。但在原告接受了被告的退场报告,双方达成上述解除合同的合意后,被告反悔,要求原告按5个月计租期,多交纳一个月的租金。原告认为是无理要求,未予同意。为此,被告拒不恢复供电,扣留原告的家具展品和饰品展品,阻止原告将贵重的展厅灯饰拆走,并在未告知原告的情况下将原告的展品私自销售,造成原告损失。原告请求法院判令:1、双方签订的展位租赁合同解除;2、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85142元,其中家具展品货值损失417642元,灯饰损失67500元。

被告上海某家居市场管理有限公司辩称:同意双方签订的租赁合同于2008930日解除。根据合同约定:原告擅自停业,被告有权收回场地,原告主张的所有经济损失无法律及事实依据。原告实际租金付到20087月,因其提前解除合同,故不能享有一个月的免租期。由于原告经营状况不良无能力支付租金,向被告提出解除合同,经双方沟通,被告向原告提交退场报告,其中的内容及金额系被告填写。该报告中确定租金按四个月计,是根据原告申请,由被告工作人员陈军交给上级批准,但事后领导未予准许。故陈军签字仅是对违约金一项确认,前提是原告将租金付清后才能免除违约金。200812月,双方确认总计金额391504元,扣除原告已交费用,还应支付被告13万元。,由于原告尚欠被告租金199755元,人员已经离开,放在租赁房屋内的货品家具灯饰未搬走,故被告视为原告放弃,可以自行处理。另,只有原告付清租金后才能将货物搬走,否则不能撤离。现灯饰尚在原展位,家具被告已经自行出售,金额共计17万余元。不同意原告要求赔偿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8328日,原、被告签订的《展位租赁合同》一份,约定:被告将其位于铜川路185号的某家居主四楼9042904390469047号展厅(面积为758.7×1.15平方米)出租给原告从事家具的经营;租期为2008年4月1日至2010年3月31日(含一个月优惠期);租赁费用共计1662555(其中包括物业费、宣传促销费),经营管理费原告应支付市场管理费1800元、空调费15000元,消防器材费800元、联防费720元;支付方式先付后租,第一、二次按季度支付,第三次付5个月租金,第二年按半年付,空调费及杂费按年支付。合同第7条第13款约定:原告必须按被告规定时间营业,不得擅自停业或变相停止营业,擅自停业7天以上的,按自动放弃使用权论处,被告有权解除合同,收回场地,其财税产物资由被告清点后另行存放,仓储杂费由原告支付,停业超过一个月仍不领取的,其财产物资按废弃物处理。合同第8条第1款约定:合同终止之日,原告应将展位内属原告所有的可移动物品全部拆离,将展位归还被告,并经被告确认后方可办理离职手续;第8条第4款约定:合同终止次日起,三天内原告不按时拆除展位内所有物品的,被告有权将其物品撤出展位(由被告清点盘存),并通知原告及时领取,如原告一个月内仍未领取,被告按废弃物处理,原告不得以任何理由要求被告补偿。上述合同签订后,原告于2008年4月1日起开始使用展位,截止2008年9月30日前,原告已经支付被告租金及相关费用共计264031.64元。2008年8月至9月期间,双方曾就解除合同事宜进行沟通,9月30日,原告人员撤离。当日,原告工作人员出具还款计划,表示在2008年10月7日支付6万元,余额在2008年10月中旬结算。嗣后,原告未向被告支付上述费用。同年10月,被告两次致函原告,要求原告支付租金及相关费用计361425元。后经双方协商,2008年12月初,被告向原告出具《退场报告》,其中主要内容有:合同起止日期2008年4月1日至2010年3月31日;结算截止日期为2008年9月30日;实际租期4个月,实际付款总额261415元;退场原因为提前退场;应扣款项:租金289140元、违约金1044元免收、目前无先行赔付……总计312326元;剩余款项合计:租金补交62911元,保证金1年后退,电话押金待退;电表300元、营业员押金1000元和税收押金134元转入租金。在该《退场报告》中,有被告公司总经理陈军及主管周平在2008年12月签字确认。2008年12月下旬,被告称上述《退场报告》交上级领导审核后未予批准。2009年12月27日,被告致函原告,主要内容为:原告在被告商场经营了6个月,经双方约定,扣除一个月优惠期和原告已付租金,原告还应支付租金、杂费、税收共计135196元。嗣后,原告要求将留置在被告处 物品搬离,遭拒,又得知被告已将其家具擅自处理,遂与被告交涉,但未果。2009年9月,原告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如其诉请。

庭审中,原告就其主张的家具和灯饰损失,向法院提供了家具展品清单、销售单价、合同及录像录音资料,证明原告在系争租赁现场存放的家具货品和灯饰均系完好,来源真实,并向被告方工作人员提交了清单(其中载明家具金额共计417642元)。经质证,被告认为,上述清单系原告单方面制作,当时原告称要交给被告,但被告工作人员未予接受,且货品未经双方盘点确认。由于家具占用面积,被告已经处理,无法再进行盘点。另,原告还向法院提供了就系争展位委托案外人进行装修的装饰合同,合同中注明:工程总价275000元,其中装修费127500元,灯67500元,瓷砖6万元。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表示可对尚存在被告处的灯饰交还给原告,原告表示同意。但在交接过程中,发现租赁现场所在区域已经重新进行装修和分割,系争展位上未有原有灯饰存在。对此,被告称原告原来安装在租赁展位上的灯饰部分已经予以拆卸,部分已做出售,部分堆积在仓库。原告查验后认为被告指认现存的灯饰并非原告灯饰,致交接未成。由于双方对原告尚欠被告租金等存在争议,被告表示将根据本案审理结果决定是否向原告主张。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原、被告签订的《租赁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恪守合约,依法履行。关于合同的解除,双方就上述租赁合同自2009年9月30日起解除均无异议,于法不悖,本院予以确认。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被告对原告遗留在租赁展位上的家具灯饰是否有权单方面进行处理。审理中,被告主张其有权处理的依据是合同第7条第13款、第8条第4款的约定内容。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原、被告之间租赁合同的解除源于双方协商的结果,被告扣留原告租赁展位货品的最初缘由是因为原告尚欠被告租金未予支付,并非原告故意将货品遗留在被告处不愿搬走。该节事实从被告庭审时的陈述中得到印证,本院予经确认。另根据合同约定,合同终止后,就展位上的货品,被告应予以清点并通知原告及时领取,只有在原告接通知后一个月内未予领取的情况下,被告才可以处理。然,本案中,被告并未行使上述通知义务。故被告擅自处理原告货品缺乏合同及法律上的依据,造成财产灭失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故被告上述辩称意见缺乏事实及法律上的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赔偿的金额的确认,审理中,原告针对家具的赔偿金额提供了其单方面制作的家具清单(其中注明家具价值417642元),虽然此清单作为证据在形式上有缺陷,其效力不能足以证明原告所主张的家具品质及价值,但由于被告在未通知原告的情况下对家具、灯饰未作清点即擅自出售、处理,导致现已无法就对家具的数量、品质及价值做出评估,责任在于被告,被告承担对其不利的法律责任。由于上述家具作为展品进行了一定时间的展示,已非新品,其价值亦应相应减低等其他综合因素,本院确定被告赔偿原告诉请金额的50%、为208821元。针对灯饰,原告提供了其与案外人签订的装修合同,其中注明灯饰价值67500元,该份证据无论从形式或内容上均可以证明原告在系争租赁展位上所用的灯饰的事实,故本院结合灯饰的使用及消耗,确定灯饰部分被告应赔偿原告诉请金额的80%、为54000元。综合上述两项,被告共计赔偿金额为262821元。其余诉请,依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租金,审理中,被告明确表示对原告尚欠被告的租金,将根据本案判决的结果再决定是否向原告主张,对此,本院尊重当事人的意见,予以准许。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九十三条和第一百零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许原告北京某家具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某家具市场管理有限公司于2008年3月8日、就本市铜川路某家居市场那展厅签订的《展位租赁合同》自2009年9月30日起解除;

二、被告上海某家居市场管理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北京某家具公司人民币262821元;

三、对原告的其余诉请不予支持。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管理费8577元,由原告负担人民币3577元,被告负担人民币50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周鸣

                             审判员张莹

                         人民陪审员陈新因

                     二0一0年九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朱颖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0)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2339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某家居市场经营管理公司,住所上海市普陀区某地法定代表人王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某家具公司,住所某地法定代表人陈某,委托代理人张显峰律师

上诉人上海某家居市场经营管理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某公司)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2009)普民三(民)初字第268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上海某公司委托人,及被上诉人北京某公司委托代理人张显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08328日,北京某公司与上海某公司签订了《展位租赁合同》一份,约定:上海某公司将其位于铜川路185号的某家居市场主四楼9042904390469047号展厅(面积为758.7×1.15平方米)出租给北京某公司从事家具的经营;租期为2008年4月1日至2010年3月31日是(含一个月优惠期);租赁费用共计人民币1662555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其中包括物业费、宣传促销费),北京某公司应支付市场管理费1800元、空调费15000元,消防器材费800元、联防费720元;支付方式先付后租,第一、二次按季度支付,第三次支付5个月租金,第二年按半年付,空调费及杂费按年支付。合同第7条第13款约定:北京某公司必须按上海某公司规定时间营业,不得擅自停业或变相停止营业,擅自停业7天以上的,按自动放弃使用权论处,上海某公司有权解除合同,收回场地,其财产物资由上海某公司清点后另行存放,仓储杂费由北京某公司支付,停业超过一个月仍不领取的,其财产物资按废弃物处理。合同第8条第1款约定:合同终止之日,北京某公司应将展位内属其所有的可移动物品全部拆离,将展位归还上海某公司,并经上海某公司确认后方可办理离场手续;第8条第4款约定 :合同终止次日起,三天内北京某公司不按时撤除展位内所有物品的,上海某公司有权将其物品撤出展位(由上海某公司清点盘存),并通知北京某公司及时领取,如北京某公司 一个月内仍未领取,上海某公司按废弃物处理,北京某公司不得以任何理由要求上海某公司补偿。上述合同签订后,北京某公司于2008年4月1日起开始使用展位,截止2008年9月30日前,北京某公司已经支付上海某公司租金及相关费用共计264031.64元。2008年8月至9月期间,双方曾就解除合同事宜进行沟通,9月30日,北京某公司人员撤离。当日,北京某公司工作人员出具还款计划,表示在2008年10月7日支付6万元,余额在2008年10月中旬结算。嗣后,北京某公司未向上海某公司支付上述费用,同年10月,上海某公司两次致函北京某公司,要求北京某公司支付租金及相关费用共计361425元。后经双方协商,2008年12月初,上海某公司向北京某公司出具《退场报告》,其中主要内容有:合同起止日期2008年4月1日至2010年3月31日;结算截止日期为2008年9月30日;实际租期共4个月,实际付款总额261415元;退场原因为提前退场;应扣款项:租金289140元、违约金4044元免收、目前无先行赔付……总计312326元;剩余款项合计:租金补交62911元,保证金1年后退,电话押金待退;电表300元、营业员押金1000元和税收押金134元转入租金。在该《退场报告》中,有上海某公司总经理陈某及主管周某在2008年12月签字确认。2008年12月下旬,上海某公司称上述《退场报告》交上级领导审核后未予批准。2009年12月27日,上海某公司致函北京某公司,主要内容为:北京某公司在上海某公司商场经营了6个月,经双方约定,扣除一个月优惠期和北京某公司已付租金,北京某公司还应支付租金、杂费、税收共计135196元。嗣后,北京某公司要求将留置在上海某公司处的物品撤离,遭拒,又得知上海某公司已将其家具擅自处理,遂与上海某公司交涉,但未果。2009年9月,北京某公司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双方签订的展位租赁合同解除;2、上海某公司,赔偿北京某公司经济损失485142元,其中家具展品货值损失417642元,灯饰损失67500元。

原审庭审中,北京某公司就其主张的家具和灯饰损失,向法院提供了家具展品清单、销售单价、合同及录像录音资料,证明北京某公司在系争租赁现场存放的家具货品和灯饰均系完好,来源真实,并向上海某公司工作人员提交了清单(其中载明家具金额共计417642元)。经质证,上海某公司认为,上述清单系北京某公司单方面制作,当时北京某公司称要交给上海某公司 ,但上海某公司工作人员未予接受,且货品未经双方盘点确认。由于家具占用面积,上海某公司已经处理,无法再进行盘点。另,北京某公司还向法院提供了就系争展位委托案外人进行装修的装饰合同,合同中注明:工程总价275000元,其中装修费127500元,灯67500元,瓷砖6万元。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上海某公司表示可对尚存在上海某公司处的灯饰交还给北京某公司,北京某公司表示同意。但在交接过程中,发现租赁现场所在区域已经重新进行装修和分割,系争展位上未有原有灯饰存在。对此,上海某公司称北京某公司原来安装在租赁展位上的灯饰已经予以拆卸,部分已做出售,部分堆积在仓库。北京某公司查验后认为上海某公司指认现存的灯饰并非北京某公司灯饰,致交接未成。由于双方对北京某公司尚欠上海某公司租金等存在争议,上海某公司表示将根据本案审理结果决定是否向北京某公司主张。

原审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北京某公司与上海某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恪守合约,依法履行。关于合同的解除,双方就上述租赁合同自2009年9月30日起解除均无异议,与法不悖,予以确认。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上海某公司对北京某公司遗留在租赁展位上的家具灯饰是否有权单方面进行处理。审理中,上海某公司主张其有权处理的依据是合同第7条第13款、第8条第4款的约定内容。根据查明的事实,北京某公司、上海某公司之间租赁合同的解除源于双方协商的结果,上海某公司扣留北京某公司的租赁展位货品的最初缘由是因为北京某公司尚欠上海某公司租金未予支付,并非北京某公司故意将货品遗留在上海某公司处不愿搬走。该节事实从上海某公司庭审时的陈述中得到印证,法院予以确认。另根据合同约定,合同终止后,就展位上的货品,上海某公司应予以清点并通知北京某公司及时领取,只有在北京某公司接通知后一个月内未予领取的情况下,上海某公司才可以处理。然,本案中,上海某公司并未行使上述通知义务。故上海某公司擅自处理北京某公司货品缺乏合同及法律上的依据,造成财产灭失侵犯了北京某公司的合法权益,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关于赔偿金额的确认,审理中,北京某公司针对家具的赔偿金额提供了其单方面制作的家具清单(其中注明家具价值417642元),虽然此清单作为证据在形式上有缺陷,其效力不能足以证明北京某公司所主张的家具品质及价值,但由于上海某公司在未通知北京某公司的情况下对家具、灯饰未作清点即擅自出售、处理,导致现已无法对家具的数量、品质及价值做出评估,责任在于上海某公司,上海某公司应承担对其不利的法律责任。由于上述家具作为展品进行了一定时间的展示,已非新品,其价值亦应相应减低等其他综合因素,法院确定上海某公司赔偿北京某公司诉请金额的50%、为208821元。针对灯饰,北京某公司提供了其与案外人签订的装修合同,其中注明灯饰价值67500元,该份证据无论从形式或内容上均可以证明北京某公司在系争租赁展位上所用灯饰的事实,故结合灯饰的使用及消耗,确定灯饰部分上海某公司应赔偿北京某公司诉请金额的80%、为54000元。综合上述两项,上海某公司共计赔偿金额为262821元。其余诉请,依法无据,不予支持。关于租金,审理中,上海某公司明确表示对北京某公司尚欠上海某公司的租金,将根据本案判决的结果再决定是否向北京某公司主张,对此予以准许。据此,原审法院判决如下:一、准许北京某公司与上海某公司于2008年3月8日、就本市铜川路某家居主四楼9042、9043、9046和9047号展厅签订的《展位租赁合同》自2009年9月30日起解除;二、上海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北京某公司262821元;三、对北京某公司的其余诉请不予支持。

原审法院判决后,上海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在北京某公司尚欠上海某公司租金的情况下,上海某公司有权留置北京某公司的货品,上海某公司多次告知北京某公司交清租金领取货品,但北京某公司拒不交租金,为避免上海某公司损失扩大,上海某公司才处理北京某公司货品;2、涉案北京某公司货品价值及品质应当由北京某公司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原审法院仅根据北京某公司单方面制作的家具清单判令上海某公司承担一半价格缺乏依据。原审仅根据北京某公司与案外人的装修合同来确定灯具价格,并让上海某公司承担80%的赔偿不合理。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第二项,依法驳回北京某公司要求上海某公司经济赔偿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北京某公司辩称:1、上海某公司不享有留置权,双方当事人对合同解除达成合意,上海某公司向北京某公司出具了退场报告,双方对退场细节已约定清楚,上海某公司违约扣押了北京某公司的货品;2、对于货品的价格,北京某公司在原审中也提供了相关照片、录音、录像等材料,可以证明货品的价值。原审酌定的赔偿金额已偏低。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留置权的行使,根据法律规定,债权人按照合同约定占有债务人的动产,债务人不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履行债务的,债权人有权依照法律规定留置该财产,以该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的价款优先受偿。本案系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上海某公司并不具有行使留置权的主体资格。况上诉人上海某公司并无证据证明其通知北京某公司将对货物予以处理。二审中上海某公司虽对原审认定的家具及灯具的价值提出异议,但其已擅自对家具及灯具予以处理及移位,上诉人也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家具及灯具的实际价值。原审法院确定赔偿金额时已对相关家具及灯具的价值予以相应扣减。综上,上海某公司的上诉请求缺乏相应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8577元,由上诉人上海某公司承担。

本判决系终审判决。

                    审判长 汪毅

                    代理审判员 任一

                    代理审判员 刘建颖

                   二0一0年十二月十四日

                     书记员  仇祉杰

     

友情连接: 张显峰律师博客 |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 消费时代 | 众艺之家 | 首都律师 | 更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19号格纳斯大厦316
电话: 010-51266899(总机)  传真:010-64107123  邮编:100027 京ICP备13003712号
联系人:李先生 15901366211 张主任 13901329993   E-mail:zeesun@chinatoplaw.com service@chinatoplaw.com  技术支持:互联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