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内容        
最新案例
我所处理案例
社会焦点案例
  经典案例 网站首页>经典案例
徐、潘、梁三原告与奥吉通公司及一汽大众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判决书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 2011 )朝民初字第00328号

    原告徐某,女,1980年1月18日出生,汉族,无业,住北京市朝阳区,身份证号……。

    原告潘某,女,1956年7月18日出生,汉族,无业,住浙江省温岭市,身份证号……。

    原告梁某,男,1954年7月13日出生,汉族,无业,住浙江省温岭市,身份证号……。

    三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增利,男,1967年8月9日出生,汉族,北京市致尚律师事务所职员,住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祁家小楼6号。

    三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张显峰。北京市致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奥吉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甲45号。

    法定代表人张天舒,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贾梅,北京市高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韩玮,北京市高考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一汽一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住所地吉林省长春市东风大街。

    法定代表人徐建一,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潘某,男,1963年4月7日出生,汉族,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法律顾问,住吉林省长春市。

委托代理人侯士伟,吉林金律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徐某、潘某、梁某(以下统称三原告,分别称谓为姓名)与被告北京奥吉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吉通公司)、被告一汽一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大众公司)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三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李增利、奥吉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贾梅、一汽大众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侯士伟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三原告诉称:2009年11月16日,梁某某驾驶一汽大众公司生产的车牌号为京KY6639号奥迪A4轿车,行驶至河北省廊琢高速固安出口发生交通事故,梁某某驾驶的车辆正前方与同向行驶的车辆发生碰撞。事故发生时,梁某某驾驶的车辆副驾驶位置的安全气囊正常爆开,发挥了保护作用,副驾驶人员轻伤,驾驶员梁某某正驾驶位置的安全气囊没有爆开,未发挥保护作用,致梁某某重伤,经抢救无效死亡。三原告认为,奥吉通公司销售的汽车、一汽大众公司生产的汽车产品质量存在问题,在发生交通事故时,气囊没有爆开,是梁某某死亡的根本原因,故起诉要求二被告赔偿三原告死亡赔偿金581 460元、精神抚慰金300 000元、治疗抢救费77 463. 68元、交通费23 449元、住宿费19 320元、丧葬费25 207.5元、被抚养人生活费202 180元。

    奥吉通公司辩称:三原告应该对产品质量提供相应的证据,不能仅凭一个气囊爆炸就认定产品质量存在问题。从现场的照片看,可以认定两车相撞的撞击点不是气囊爆炸的接触点。气囊没有爆炸的原因有两点,一是产品质量问题;二是碰撞的过程使爆炸装置造成破坏。现场的照片可以看到被害人的车辆是以斜角撞入前车,撞击点达到车顶的天窗,导致天窗凹陷。尸检报告显示,被害人前额出现三十厘米的伤口,两个证据证明被害人是由于头顶部的车顶饭金向下凹陷造成的伤害,这是安全气囊不能保护的范围,即使气囊打开也不可避免死亡的发生。第三。三原告与肇事方达成调解协议,且已全额得到赔付。故三原告再以同一事实起诉缺乏依据。第四,梁某某没有系安全带超速行驶其主观有过错。

    一汽大众公司辩称:正驾驶位置的安全气囊打开要撞到保险杠的位置。从交通队的照片看,被害人的轿车以斜角度钻入前方车辆,由于前方的后保险杠的位置高于被害人车辆保险杠的位置,致使两车的撞击点不是被害人车辆的保险杠而是顶盖,之后车辆继续前行,保险杠才撞到前车的轮胎。所以第一次撞击时,撞到了驾驶舱的A柱,使得车辆线束传感器破坏,导致气囊无法正常引爆。副驾驶的A柱没有损坏,所以引爆了。因此原告起诉没有事实依据,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理查明:梁某某系徐某之夫、潘某和梁某之子。2009年11月16日10时许,梁某某驾驶车号为京KY6639号奥迪A4小客车沿106国道行驶至廊琢高速固安出口时,与王嘉玉驾驶的冀R31930、冀R8663挂重型半挂牵引车相撞,造成车辆受损,梁某某、京KY6639小客车乘车人丁勇受伤,梁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此事故经固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王嘉玉驾驶冀R31930、冀R8663挂重型半挂牵引车变更车道影响正常行驶的车辆是造成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梁某某驾驶京KY6639小客车未保持安全车速也是造成此次事故的原因。梁某某负事故的次要责任,王嘉玉负事故的主要责任。事故发生时,副驾驶的安全气囊触发引爆,而主驾驶的安全气囊未引爆。事故发生后,梁某某被送往固安县中医院抢救后转往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抢救,因抢救无效于2009年11月28日死亡。经固安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鉴定死者梁某某符合生前受外力作用造成颅脑损伤合并胸腔脏器损伤致死。为此三原告支付医药费77463.68元。为处理梁某某的后事,其亲属先后13人参与处理交通事故和丧葬事宜,共支出交通费23 449元、住宿费19 320元。三原告在河北省固安县人民法院由公诉机关对王嘉玉提起的交通肇事罪的诉讼过程中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经法院调解,王嘉玉将肇事车辆冀冀R31930、冀R8663挂重型半挂牵引车过户给梁某,并协助梁某办理过户手续。王嘉玉在将肇事车辆折抵赔偿的基础上再赔偿三原告医药费、误工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财产损失等共计126000元。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乌兰察布中心支公司赔偿三原告医药费、误工费、护理费、住宿费、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财产损失等共计238 000元。根据三原告申请,我院调取了交通队的事故现场照片,可见事故车轿车轿厢变形,前风挡两侧侧的门柱变形。

    另查明,奥吉通公司为京KY6639号奥迪A4小客车的销售商,一汽大众为制造商。奥迪车使用手册记载,在碰撞事故较严重时,安全气囊系统会触发。安全气囊系统是这样设计的,即在发生较严重的正面碰撞事故时,会触发驾驶员和副驾驶员安全气囊。在发生剧烈侧面碰撞的情况下,汽车事故侧的安全气囊会与相应的头部安全气囊一起触发。

    上述事实,有原告申请调取的交通队的事故卷宗及(2010)固刑初字第73号刑事附带民事调解书、当事人陈述意见及庭审笔录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梁某某的死因为生前受外力作用造成颅脑损伤合并胸腔脏器损伤致死,因此其头部遭受严重的撞击是造成其死亡的主要原因。根据交通队调取的现场照片,可见主驾驶的气囊在撞击时未引爆,副驾驶的气囊引爆。汽车安全气囊目前在我国并无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根据一汽大众用户手册的记载,即在发生较严重的正面碰撞事故时,会触发驾驶员和副驾驶员安全气囊。对于安全气囊未引爆的原因现在无法通过鉴定得出结论。根据的现场的照片京KY6639小客车与冀R31930、冀R8663挂重型半挂牵引车为斜角度相撞,由于冀R31930、冀R8663挂重型半挂牵引车箱体较高,其与京KY6b39小客车相撞点为京KY6b39车上部,一汽大众称线束受损,不能正常引爆,存在其合理性。但是气囊未引爆,未能发挥其应有的附加保护功能,一汽大众公司和奥吉通公司不能完全证明其免责事由,故本院根据三原告、王嘉玉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乌兰察布中心支公司的调解书,酌定一汽大众公司和奥吉通公司承担补充责任。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四十三条、第四十四条、第四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北京奥吉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被告一汽一大众汽车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原告徐某、潘某、梁某经济损失十万元;

    二、驳回原告徐某、梁某、潘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5926元,由原告徐某、潘某、梁某负担13626元(已交纳),由被告北京奥吉通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被告一汽一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共同负担23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陈霞

代理审判员:郑瑞涛

代理审判员:杨帆

二0一二年七月十七日

                                     书 记 员:李瑶瑶

 

 

 

友情连接: 张显峰律师博客 |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 消费时代 | 众艺之家 | 首都律师 | 更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19号格纳斯大厦316
电话: 010-51266899(总机)  传真:010-64107123  邮编:100027 京ICP备13003712号
联系人:李先生 15901366211 张主任 13901329993   E-mail:zeesun@chinatoplaw.com service@chinatoplaw.com  技术支持:互联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