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内容        
律师介绍
团队风采
媒体之声
  团队风采 网站首页>团队风采
法官讨要入股分红,讨得讨不得?

                法官讨要入股分红,讨得讨不得?
                            ------致尚律师:张显峰

  近日,号称“全民医保中国第一县”的陕西省神木县,出了件新鲜事。法院的法官,走下审判席,坐进了原告席。这件事还是先看看中央电视台是怎么报的吧。

张继峰,46岁,是陕西省神木县法院监察室的副主任。5年前,张继峰和妻子用180万元的资金入股了神木县孙家岔镇宋家沟煤矿,持有10%的股份。

  入股煤矿后,张继峰先后拿了到了660万元的红利。2002年张继峰获知,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煤矿早已在2007年夏天被转让他人,于是张继峰夫妇认为对方剥夺了他们受让煤矿的权利,将煤矿方起诉至神木县法院,要求法院确认其持有煤矿10%的股份,并判令煤矿方向自己支付1100万元的红利,及余息给付造成的损失。

  高达1100万,张继峰将煤矿告诉上法庭的举动,让舆论一片哗然。因为《国家公务员法》和《法官法》都明确规定,在中国,公职人员是禁止从事营利性经营活动的,而张继峰的此官司无益于是一次自我“举报”。

    今年2月2日,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张继峰胜诉,判令被告煤矿方给付原告2007年分红款500万元,2008年分红款600万元,共计1100万元。一个国家公务员、一个法官、一个违反国家法律入股煤矿的千万富翁,这真是一个让全社会心情复杂的判决。

    上述描述见2010年5月24日央视《新闻1+1》播出《一个法官的自我“举报”》。

    让舆论一片哗然的原因,是 法官不但做了原告,还赢了官司。而这赢官司的理由又让很多人呢觉得绕脖子。

    判决书上,法院判决原告胜诉的理由是这样的。法院认为,禁止公务员入股办企业是管理性、强制性规定,合同是否有效,应该适用《合同法》规定的效力强制性规定。《法官法》、《公务员法》,并不调整民事活动。而原告只是一名隐名合伙人,因此原告不是煤炭企业的主管,并没有依职权直接参与到煤矿,原告没有违反《合同法》规定的合同效力性强制性规定。

    什么是效力强制性规定?什么又是管性强制性规定?法官讨要入股分红,讨得讨不得?

    这就要回到《合同法》中的相关条款以及最高法的相关司法解释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52条对有关合同无效情形进行了列举性说明,其中第(五)项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对于“强制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合同法司法解释(二)》(以下简称《合同法解释二》)把“强制性规定”的用语进一步明确其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强制性法律规范原本进一步包含“管理性规范”和“效力性规范”。《合同法解释二》用这一限制性解释,把管理性规定从强制性规定中剔除,在判定合同效力时“强制性规定”专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

    对于强制性效力性规定的区分方法,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王利明教授提出三分法:第一,法律、法规规定违反该规定,将导致合同无效或不成立的,为当然的效力性规定;第二,法律、法规虽然没有规定:违反其规定,将导致合同无效或不成立。但违反该规定若使合同继续有效将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这也属于效力性规定;第三, 法律、法规没有规定:违反其规定,将导致合同无效或不成立,虽然违反该规定,但若使合同继续有效并不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而只是损害当事人利益的,属于取缔性规定。

    这样,我们就明白法院为什么判法官胜诉了。法院认为:法官入股分红的行为虽然违反了《法官法》、《公务员法》,但是没有哪部法律说违反了这两部法律的相应条款将导致合同无效或不成立,而且若使合同继续有效并不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而只是损害当事人利益。

    呜呼!原来如此!看来愤青和网络暴民可以休矣。法律训练我们,就是希望我们回归理性。义和团,红卫兵已经不属于这个年代了。尽管我们气愤,我们郁闷,但是既然我们把世俗的事务交给法律来解决,就要理性地去接受。愿赌服输嘛,一个道理。至于说这案子背后是不是有贪污,受贿,巨额资产来源不明。。。那就与这案子无关了。

    看来,这个法官讨还入股分红,果然讨得!不但讨得,还应当作为普法典型,写入中国法制史,留下不浓不淡,很恰好的一笔。

    进一步回归理性,我更加觉得判决有理。您想,如果还是那位法官,他入股出资做生意,违反入股出资合同,导致别的股东利益受损,人家起诉他,那时候,法院按照您此时此刻的说法判这合同无效,法官不必按合同承担违约责任,您觉得这公平吗?人家别的股东就活该倒霉?

    不过,我在理性的状态下,再看看那份判决,再看看王利明教授的话,忽然发现一个问题。《法官法》的立法目的在于保障司法公正,《公务员法》的立法目的在于促进勤政廉政。那位法官入股分红似乎既然违反了《法官法》和《公务员法》的禁止性规定,势必有对抗司法公正和勤政建设之嫌。这孙不算王利明教授所说的“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

    那么,是不是该认定合同无效呢?

    或者,那位法官既然违反了《法官法》和《公务员法》,有没有行政处罚措施等着他呢?那位法官打官司讨回的1100万元算不算违法所得?该不该没收呢?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友情连接: 张显峰律师博客 |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 消费时代 | 众艺之家 | 首都律师 | 更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新源里西19号格纳斯大厦316
电话: 010-51266899(总机)  传真:010-64107123  邮编:100027 京ICP备13003712号
联系人:李先生 15901366211 张主任 13901329993   E-mail:zeesun@chinatoplaw.com service@chinatoplaw.com  技术支持:互联互通